遠程辦公開啟中國To B元年

營銷管理
劉曠
 1.82w
2020-02-19

疫情無情奪走了眾多無辜百姓的生命,也讓很多中小企業以及千萬家庭的經濟生活變得更加艱難……在眾多企業無法正常復工的情況下,一場浩浩蕩蕩的遠程辦公打響了抗疫戰。

不過遠程辦公持續才剛剛一周左右的時間,就引來了無數人的吐槽!有的人抱怨在家辦公受干擾因素太多,無法全身心投入;有人抱怨遠程辦公軟件體驗不好;也有人說遠程辦公讓自己的私生活暴露無遺;更多人開始唱衰遠程辦公,認為遠程辦公不過是曇花一現!

但越來越多的企業和員工加入遠程辦公卻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以至于阿里釘釘、企業微信相繼崩潰,不得不增加服務器擴容。

 

遠程辦公打響千團大戰

 

這場疫情下火爆的遠程辦公,大家耳熟能詳的主要是阿里釘釘和企業微信兩大平臺,事實上加入遠程辦公大戰的遠不止他們二位。根據天眼查的數據顯示,當前國內一共有約4500家云辦公企業。

開工首日,上千萬企業、約2億人次殺入遠程辦公,這直接導致了釘釘2天擴容了2萬臺云服務器;這一天,企業微信平臺也同時涌入了數百萬企業,從正月初一開始,企業微信就一直持續從幾十倍到幾百倍的擴容;年前才剛剛開放的華為云WeLink,新增企業數便達到數十萬,新增日活超百萬;金山辦公旗下的WPS文檔、會議等用戶也從正月初一就開始了快速增長……

字節跳動飛書、Zoom視頻、小魚易連等隨后紛紛加入這場大戰,百度Hi企業智能遠程辦公平臺也宣布對外開放……還有更多的遠程辦公平臺正在悄然殺入,千團大戰已經在遠程辦公領域打響。

目前來看,遠程辦公還是一片藍海,但是從這種發展的態勢來看,估計很快就將會從藍海進入到紅海戰爭中,會有大量的中小型遠程辦公平臺淘汰出局。未來在遠程辦公領域,筆者認為主要有兩類平臺能夠存活。

一類是超級平臺型,超級平臺估計最后仍然是一場由巨頭們主導的戰爭,且眼下阿里釘釘、企業微信在用戶規模上已經具有一定的領先優勢,其他平臺要想快速實現超越的可能性貌似不大。

另一類則是深度垂直型,這些辦公軟件只提供某一類特殊的遠程辦公服務,且該辦公軟件在這個領域具有更專業的優勢。就拿當前的阿里釘釘來說,作為平臺,阿里釘釘實際上也跟很多的第三方辦公軟件達成合作,讓這些合作伙伴為自身平臺的中小企業提供服務,這些第三方辦公軟件依附于阿里釘釘等平臺型,也就會有自己的一片生存之地。

 

疫情后,遠程辦公也并非偽需求

 

遠程辦公爆火的同時也引來了眾多唱衰的聲音,不少人認為遠程辦公只是一種臨時性的辦公需求。不可否認,疫情特殊時期催生了當前大量的遠程辦公需求;也有很多人因為這么長時間憋在家,已經對在家辦公產生了厭倦,甚至覺得比正常上班還要累;更有大量企業老板對于這種遠程辦公不放心,認為自己失去了對員工的掌控……

事實上,此前已經有很多企業會采用這種遠程辦公模式,尤其是異地辦公或者出差辦公,這種遠程辦公的形式早已有所運用。而經過此次疫情,這種遠程辦公方式的運用概率只會增加。

其一,過去很多企業、很多員工對于遠程辦公軟件了解非常少,這場疫情讓更多人開始對遠程辦公有所了解,有所認知。隨著阿里、騰訊等互聯網公司紛紛延長了正式上班時間,疫情下的遠程辦公還將持續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正是遠程辦公軟件培養用戶習慣的大好機會。一旦培養了用戶習慣,大家就會慢慢習慣這些辦公軟件,習慣往往是難以改變的。

其二,突如其來的用戶爆增,遠程辦公出現些服務器崩潰和體驗問題也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我們不能忽視的是,這些遠程辦公軟件確實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我們的辦公效率,即便是在我們的日常上班期間,也需要借助這些辦公軟件,甚至它還能讓更多企業隨時隨地的移動辦公。

其三,隨著越來越多自由職業的出現,遠程辦公必將成為這些人的不二選擇,借助移動辦公軟件既節省了寫字樓租金、物業等成本,也能保證工作的有效溝通和監督。

其四,疫情期間伴隨線上辦公大增的還有在線教育,而在線教育行業早已有所驗證,未來是線上教育與線下教育結合的趨勢。辦公的未來趨勢也同樣會如此,線上辦公和線下辦公也會逐漸走向協同,這是時代發展的趨勢必然!

因此,不管是從當前來看,還是從疫情過后來看,遠程辦公都并非是偽需求,而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真需求,并且與線下辦公將實現更好地結合。

 

2020:遠程辦公開啟中國To B元年

 

就在前些天阿里釘釘、企業微信相繼崩潰的背后,阿里釘釘背后的阿里云、企業微信背后的騰訊云們圍繞著這場遠程辦公,也在打響一場云計算暗戰。

事實上,自從去年騰訊宣布擁抱產業互聯網以來,整個國內的互聯網就開始從消費互聯網時代全面邁向產業互聯網時代。而疫情下推動的遠程辦公,則讓To B服務的進程進一步提速,圍繞著中小企業的云端服務也開始在各個領域全面升級。

辦公僅僅只是企業級服務需求之一,事實上,從企業的管理、人力資源、財務、研發、生產、營銷等各個環節都需要企業級服務。尤其是在企業的數字化升級路上,很多企業內部的信息孤立,各個部門的數據都沒有打通,導致企業的整體運作效率低下,而且浪費了很多不必要的資源和成本。

疫情當下的眾多中小微企業,也需要更多的供應鏈金融服務和其他企業級服務。

從業務的角度來看,我們拿教育企業舉例,當下會有越來越多的線下教育培訓機構全面走到線上。那么,對于這些教育培訓機構來說,如何將業務搬到線上?自建平臺開發成本、運營成本都是中小微企業難以承受的;與第三方平臺合作,短期內也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從中長期的發展來看,這些教育培訓機構要更好地做好線上教育課程,他們也需要借助更多的數字化企業級服務。

從營銷的角度來看,拿餐飲企業舉例,當前很多線下實體餐飲無法正常營業,只能通過外賣的形式來實現正常運轉。除了借助美團外賣、餓了么等第三方外賣平臺,餐飲企業也在開始借助網絡直播進行外賣營銷,而對于并不擅長線上營銷的餐飲企業來說,第三方營銷服務就顯得尤為必要。

再從人力資源的角度來看,在疫情期間,企業的招聘用工主要是通過線上招聘,甚至是線上視頻面試、線上考核等,誰來為企業提供整套的企業招聘服務?

有需求的地方就會有市場,面對企業越來越多的新需求,必然會有越來越多的企業級服務產生。遠程辦公僅僅只是開始,更多的企業級服務暗戰也在悄然打響。

2020的當下,雖然是一個較為艱難的時期,正所謂禍福相依,危機的背后也隱藏著更多的希望:To B的大時代正在朝我們揮手!

參與討論

  • S778168820

    好的市場調查,其實不貴。仙人球調查,價格僅為傳統調查的十分之一!xrq360.com